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逆心斗神第二十章乖摸摸头搭配

发布时间:2020-06-04 来源:行业资讯 点击:0

逆心斗神 第二十章 乖,摸摸头。

言谈间,却见一个绿色身影出现,小银转过头不怀好意地瞪着那人。

萧让抬头看过去,却看见念小七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小银的头,小银撇过头,不让念小七如愿,念小七看着小银咧着嘴笑,面目尴尬。

“你怎么来了。”萧让抬头看着念小七,好像这个丫头说过,晚上都不会熬夜的,以前的传送符可是说用就用了,自己连低级残叶都没有齐全,但是就是舍得用相当贵的传送符。

念小七看着萧让嘿嘿直笑,“我是想来试试我一个人能不能猎杀妖兽。”

“小银,你去吧,晚点我会去看看的。”萧让点头,转身看着小银,小银闻言撇了撇嘴,终是转头走开了,转眼消失不见。

萧让好笑地看着念小七,淡淡笑道:“好了,现在你开始吧。”

念小七闻言却不乐意了,看着越走越远转身就消失不见的小银,撇嘴道:“好不容易见一次大狗狗,你怎么就这么打发走了?”

萧让闻言好笑道:“你不是要历练么,小银在这里,你还找得到妖兽?”

“好吧。”念小七撇撇嘴,然后找了个树杈,提了萧让就飞身上去,然后开始了三年都不曾变过的睡觉丢毒粉,萧让在一边看得好笑,也没叫醒念小七,下树用定神石步了阵法,果然,刚才还没有一只妖兽,不消片刻,妖兽聚集,萧让纵身上了树杈。

※※※

天亮。

“念小七!”萧让语气有些不善。

她再不累,自己都累了,也不知道这边睡觉边做事的本事是谁教给她的,这一睡醒就在打扫战场,看着一如既往多的妖兽尸体,满眼笑咧咧。

念小七抬起头,看着眼中燃烧着火焰的萧让。

念小七可不管,继续低头在身下身体的身上摸来摸去,完全没有一点肉体接触的尴尬,随即面带喜色,迅速抬起手扬了扬,那是一枚小小的金色物品,像极了一张纸,质地古朴,非玉非石,上面细细的刻画了无数的字迹,“墨罂粟的残叶唉!”念小七得意洋洋,一边感叹一边继续摸索,这墨罂粟功法很奇怪的,非要集齐九十九张残叶,才能从冰心堂长老哪儿兑换过来。

本来大荒之上,倒是有这些交易的场所,但是如果自己也去买来的话,念小七每每想想便不由得冷汗涔涔,以后自己的零花还有着落吗……球员对赛程无止境的抱怨

听父亲说,冰心堂世世代代妙手神医,到底是治病救人的本事,像自己这般皮的孩子,当真是没见过。

每当如此,念小七就鄙夷地看着父亲,然后问:你难倒还有其他孩子么?然后念小七就可以看到父亲脸色翻来覆去的黑,就像锅底一般。

多么有趣!

这“墨罂粟”虽为毒法之一,却因为太过厉害,听闻墨有两种是孟山都开发的。一些人担心罂粟这毒法可生人白骨,骨血化水。

多么厉害!

念小七每每想到这里就眼冒金光,可惜这般厉害的功法,父亲却说是有损冰心堂世世代代救死扶伤的名声,自然也是不可随意传授的,但是这般功法也不能说没就没了,于是便有了这规矩,即便自己是冰心堂掌门的亲生女儿也从不例外。

多数冰心堂弟子,并不会什么毒辣的功法,对墨罂粟这一功法也并没有什么需求,到底是治病救人心诚善,可是自己天生不喜欢学那些本事,奈何奈何……

虽然说大多会一些配毒本事,但多都是因为对于药物的了解,却没有那么致命的毒药,至少是没有几个会对“墨罂粟”这毒法感兴趣,每每念及此念小七都觉得有愧于父亲的教导……

“那破玩意儿。”萧让在一边轻笑。

念小七听得牙齿痒痒,“怎么?瞧不起?”

萧让闻言不置可否。

念小七咬牙切齿,但是想想以前那么多日子都是这人帮忙猎杀妖兽,勉强忍了下来,不由得暗恨自己好歹也是父亲唯一的女儿,为什么偏偏父亲就是不愿意把这墨罂粟的功法直接传给自己,非要自己来这破地方自己获取,难倒不知道这地方很危险吗?自己难道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吗?难道是捡来的吗?

这还不算什么大事情,问题是怎么偏偏还得让自己遇到这人,真是忧愁大过欢喜,整天一副臭屁淡然的样子,真以为自己本事大过天了?

念小七又想了,要是父亲直接传授自己一点厉害的法术就好了,偏偏就教救人的本事,而那些救人的术法,自己好像没学多少,如果非要说学了一点的话,那就是自己知道自己配的毒怎么解。可也总不能让自己拿着救人的本事来这银月山脉对着那些魔兽说:“我给你治疗,你把残叶给我吧!”

自己又不会点机关弩术之类的……

而说来也奇怪,大荒门派林立,所有的名门大派,考验弟子的方式都是这样,残叶非要自己去获取,念小七学不到那些本事,也不喜欢,除了配毒本事很强之外,轻功也是一流,可是这不管用。

直到现在,没人愿意同自己一起来猎杀这银月山脉的妖兽,念小七甚至可以指着银月山脉里面的那颗“红娘树”发誓:我保证你追不上我……

当然,念小七不会说出来,谁叫那棵“红娘树”偏偏伤痕累累,但是就是死不倒下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选用氯作为消毒剂,也不见枯萎,年年如此,一般茂盛。不过还好那红娘树从来不会说话,不然要是能说话的话,穿帮了怎么办?

念小七更加难受的是,冰心堂弟子一般来说多数时候和其他门派的弟子一起进入银月山脉,获得了本门的残叶也是大家谦让,各取所需。但是偏偏自己什么医术不会,医术勉勉强强,毒术倒是不错,但是又不算特别高,偏偏是冰心堂门人谁都会谁都可以很强的医术,作为掌门唯一女儿的自己却是稀松平常……

啊……

念小七每每想到这里都是满脸痛苦。

然后得到的结果就是,虽然念小七是很漂亮,但是没有哪个门派的新进弟子,愿意把自己的性命当玩一样交给一个只能放毒而不会救人的弟子,只好看不好用,要是其他地方也就罢了——

这银月山脉的魔兽,难倒哪个是不能吃人的?

因此,无数门派姐妹都能行的事情偏偏自己就是不行……

念小七看了看眼前这个超级臭屁的人,恨得牙痒痒,心中念头转了无数次:这人这么欠揍——

能打一顿吗?

不过瞬间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这人看起来虽然不温不文,看起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是念小七撇了撇自己的胳膊,再想了想那只超级厉害的大狗狗……

大概是打不过的。

“明天还带我嘛!”

“为什么。”萧让不为所动,依旧懒洋洋的坐在那儿,看着念小七在那儿非常讨好的对着自己笑。

“你看,多个人唉,多个帮助嘛!”念小七狠狠磨牙,丝毫不提自己就会下毒。

“嗯。”谁知那人想也不想,冷不防一句话:“多个累赘。”

“我……”念小七瞪着萧让。

真想狠狠把这个臭屁的家伙打一顿,但是想着自己好像打不过,自己又是有求于人,想想还是算了。

剩下的一个“靠”字活生生憋下了肚子。

“你看,我也帮你三年了,你这人怎么总是油盐不进,非要每天都让我问你,我历练不是也是你历练么?”

萧让闻言淡淡看着念小七,不置可否。

“我会卖萌!”念小七勉强扯了扯嘴角,满脸笑容地看着萧让。

萧让看着念小七,“你怎么不去对着妖兽卖萌让它把残叶给你?”

念小七脸差点都绿了,心中对萧让诅咒了一万遍,这人真是个奇葩,不就是有点儿破本事么,居然叫我去对着畜生卖萌?讲不讲道理啊?

“有缘再见。”萧让懒懒坐起身。

“喵嗷~~~”念小七急了,脸蛋憋得通红:“你看,我会卖萌的,我会……”

萧让闻言揉了揉耳朵,斜眼看着念小七,白皙细腻的脸,看起来还有几分可爱,就是可惜此刻被那个“萌”憋得涨红,因此有点像猴子的屁股,看起来挺滑稽,“你还是别卖萌了,鬼哭狼嚎一样,如果我再看到,你就找别人吧。”

念小七闻言大喜,这言下之意就是同意明天继续了,却见萧让懒洋洋将手指放在嘴里,吹了个口哨。

“啊!!!”

念小七还没反应过来,却只感觉到一阵狂风吹来,一个趔趄,扑在草地上,满嘴泥。身体被翻了个身,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血盆大口,上面还挂着晶莹剔透的口水,夕阳光芒在掉下来的口水里映入念小七的眼睛里,格外刺眼。

大狗狗?

“放开我!”念小七看得眼绿,瞪着银狼。

凭什么那臭屁的人都安然无恙,无端端的要来找自己?

难倒自己长得不好看,还是怎么滴?

银狼一动不动,萧让也一动不动,笑着看着念小七,语气里带着戏谑,“你对它卖萌啊。”

“能行吗?”念小七吸了口气,看了看眼前巨大的大狗狗,感觉好像有些不对劲,疑惑地看着萧让,“我感觉好像不行啊,小银万一不放我?”

萧让笑看着念小七,循循善诱,“没事,你试试看。”

念小七气得浑身哆嗦,你能杀了那么多妖兽,你就不能帮我一下?

半晌,萧让没动静,眼前大狗狗也不急。

念小七念脑瓜子转了千百遍,可也没想到更加好的办法,指尖紧握,掌心全是冷汗,只看见眼前的大狗狗缓缓张开了大口,那牙齿好尖似乎好有力量的样子,不由得怀疑自己的脖子能顶得住一下吗?

念小七勉强深深吸了一口气:

“喵……”

小银转头看了看萧让,又看了看被按倒在地的念小七,嘴角裂开笑了起来。

嘲笑?

念小七瞪着眼前巨大的脑袋,险些被气翻了。

念小七感觉快有些被按得喘不过气了,电光火石间,心中念头万变,瞬间有了想法,手心一翻,孔雀胆出现在了自己手中,这是自己偷偷从父亲那里偷来的毒药,听父亲说厉害无比,但是自己没见过到底怎么厉害,但是念小七绝不相信眼前这大狗狗能抗住自己手里的这“孔雀胆”,大不了等脱身了再给它解了就是了。等自己脱身了,一定要叫那个臭屁无比的人也尝尝,明明都看见自己被大狗狗逮住了,居然还有心思跟自己开玩笑?似乎还看得津津有味?

“小银,小心些。”萧让淡淡道。

念小七咧咧嘴,却看到那人依旧没动,言语之间似乎在提醒大狗狗,念小七脸瞬间绿了,因为手中的是现在身上最厉害的毒,只需要一撒手的时间,念小七可不信这只大狗狗能完好无损的对自己凶,只需要不动声色的张开手,然后念小七都想到了大狗狗对着自己卖萌求情让自己给它解毒的样子。

念小七嘴角咧了咧,白皙五指缓缓张开,但是手没张开开,就被一只很有力量的爪子按住了,力道不多不少,刚好让自己几乎透不过气,握成拳头的手抵在心口,动弹不得。

“奶奶的!!!”

念小七怒骂,原来这大狗狗这么聪明啊?都臭屁得跟石头似的!果然是什么人养什么大狗狗!都当自己好欺负了?要不是自己无法动弹,念小七绝对将这臭屁的两人。

哦不,一人一狗。

一定将他们一起毒个四爪朝天!

“好了,我们走吧。”萧让懒洋希望索取赔偿。她再次来到男童家中洋的起身。

小银恋恋不舍地撇了眼被按在地上的念小七,又在念小七脸蛋上嗅了嗅,口水直流。

“我很臭的!特别不好吃!”念小七急了,自己现在动都动不了,看着那快滴落到自己脸上的口水,自己还不想死啊!不由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小银!”萧让皱了皱眉,疑惑地看着小银,莫非最近没吃饱,怎么看谁都是食物?自己看到的好几次都是这样,初见到底怎么对它的?

小银转头看了看萧让,恋恋不舍地收了爪子,不防一滴口水落在念小七脸上,后者一脸嫌弃神色。

念小七这下终于得了喘息机会,一跳一跃,转瞬已经到了一颗树杈上,恨恨瞪着萧让:“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漂亮这么好看的女孩子下手,你也不脸红?”

萧让一愣,看了看念小七,一脸疑惑,突然感觉有了些意思,看着念小七笑道:“我为什么要怜香惜玉?”

“难道不该?”念小七怒了,自己真是无话可说。

这人说的是真的还是装的?虽然自认为自己身为冰心堂弟子医术稀稀拉拉,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好歹去哪儿也算一枝花吧?还不至于结怨什么的,但是怎么现在自己特别想结怨呢?

“我不觉得我应该。”萧让淡笑,突然有了些好玩的意味。

念小七龇牙咧嘴,心中真想把那人按在地上摩擦一万遍,可是好像自己还是做不到,悻悻对着萧让喊,“明天带带我好不好?”

“为什么?”萧让笑看着念小七。

“我……”念小七恨得牙痒痒,想到自己好像打也打不过,这人有点厉害就算了,偏偏大狗狗好像还是比自己厉害?念小七憋得脸都红了,想了半响才捏捏道:“我会卖萌……”

萧让摸了摸小银巨大的狼头,笑了笑,“小银,你来卖个萌给她瞧瞧。”

“嗷……”小银不屑地撇了一眼萧让,咧了咧嘴,漏出一口大白牙,眼神不屑一顾,似乎在说你看我像个会卖萌的吗?一不小心看着念小七口中又滴出几滴口水。

“……”念小七恨得牙痒痒。

萧让看了看小银,然后看了看念小七,“那就明天带你吧,你卖的萌比小银好看些。”

念小七气结,拿自己跟大狗狗比?

难道自己还比不过一只大狗狗???

再看那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好像还真是因为这大狗不会卖萌的原因?

这是什么道理啊?

还有天理吗?

念小七愤怒,瞪着萧让,“那不劳烦你了!”

“嗯?”萧让看了看念小七笑道:“真的吗?你可考虑好了,像你这样独一无二的冰心堂弟子,要找人帮你很难的。”

“我……”念小七牙齿咯咯作响。

怎么自己总是被这个人吃得那么死?哪儿痛往哪儿打,哪儿有伤往哪儿揭?却看萧让淡然一笑,不置可否,但是念小七还是明白了:帮你和帮别人没什么区别。

念小七摸了摸怀里带着冰凉的残叶,手感可真好……

要是自己来争取的话,这得要多久啊……

“那拜托你,你明天帮帮我吧!”念小七贝齿紧咬。

“好吧。”

一人一狗在念小七眼里越走越远。

远处。

萧让摸了摸小银的头,淡淡一笑,“乖,摸摸头。”

小银闻言咧嘴看了眼萧让,满眼不情愿。

腹胀腹痛拉肚子是什么原因
剖宫产术后不规律便秘
四川癫痫病医院
威海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包头治疗白斑病费用
肿瘤妇科

上一篇:无线专网将为各行业提供便利5G网络部署即搭配

下一篇:共104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寒来惧不惊搭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