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建材选购

A县副食公司大院改革的时代背景下搭配

发布时间:2020-05-21 来源:建材选购 点击:1

A县副食公司大院改革的时代背景下,五年前拍卖给了东胜房地产公司。公司当时忙于其它工程,也是资金紧缺,就一直没有启动开发这项工程。今年春暖花开时节,公司经理万东调动人员和塔吊、装载机等大型设备,要扒掉原有建筑。
还没扒掉一砖一瓦,县副食公司的几十个老职工都来了,有坐的,有站的,到处都是人,几辆大型装载机“喉”了几声,就停在那里不动弹了,人员也都撤了。
万东和王副县长是熟人。王副县长曾经动员他给贫困大学生奖励基金会捐款五万元,并且担任了基金会理事,两人就熟了。
万东找王副县长。
王副县长没有推辞,打电话叫公安局长来。
局长是个老刑警,猜也能猜得出来,是叫他去处理副食公司大院地产开发中老职工们阻挡施工之事,他知道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就不想沾这事儿,谎称他正在主持一个会议,叫蔡副局长替他前来。
要是前些年,一声令下,警察们就可以把那些闹事的人驱离现场。可现在不行了,上边一再强掉要文明执法,不能随意抓人,随便打人,谁惹出乱子,追究谁的责任。何况,这事儿涉及到改制企业,那些老职工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确实无罪之有。蔡副局长这么想,但没这么说,而是对王副县长说:“我回去给局长汇报。”
王副县长知道他这是溜之大吉,也理解公安机关的苦衷,又打电话叫商务局长来。
商务局长原任人事局副局长。虽说是个副局长,但由于人事局这是一个“肥局”照样可以发号施令,耍权捞好处。就会造成供求不匹配。但不能把自住型商品房与其他类型的住房分离开来去年王副县长为了安排一个自己人去人事局,就把他明升暗降地调到了商务局。是正局长了,但没有一点耍权捞好处的机会,他正有一肚子气。现在王副县长叫他把副食公司大院的地产拍卖情况往清楚讲,他就扳着一副严肃的面孔,说:“副食公司大院地产的拍卖,你王副县长也清楚,是前任局长经手的,听说是严格按照有关规定进行的,公开透明,公正合理,没有违纪行为,那些老职工怎么能无理取闹!”
王副县长知道这分明是打官腔,其实他心里也很明白,前任副县长也参与了暗箱操作,把这黄金地段的一个大院,当“白菜价”给卖了。他本想给万东帮忙,却不想给前任副县长擦屁股。这可不像街道拓宽改造的事儿,沾上了就是一手屎。因此,他赞许地点了点头后,发出指示:“你们商务局派人进一步了解情况,也给老职工做一做疏导工作。”
派去的人虽说没有煽风点火,但也没有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讲些劝话,而是打官腔似地当个传话筒:“当时拍卖遵循了公开、公正、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
老职工们当然听不进去,一致意见是,当时拍卖是暗箱操作,把个公司大院就像大白菜一样五百万就给卖了,现在少说也值五千万。
意见反映到王副县长那里,他就顺水推舟地给东胜房地产公司经理万东的答复:改制企业的事,我们也不好干涉,干涉多了,他们到省赴京上访,事儿就闹大了,缓缓再看吧。”
万东不想缓。
一来这项工程已经拖五年了,眼下他看着这些塔吊设备风吹日晒,施工人员要卷铺盖,心里很急;二来城内房地产涨价,尤其是商铺翻番涨价,决不能错过这么好的商机。于是万东叫一个在A县十分有能量的朋友高明来,并告诉他事情的前前后后。
高明一脸为难地说:“万老板,凭咱们两个兄弟情份,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可今天这个事,还真不好办了。这些闹事的下岗人员都是些亡命之徒,不要说警察了,连政府都怵着的,谁都拿他们无可奈何。”
万东说:“我跟你这么多年弟兄了,我还不了解你,还有什么事你摆不平的。”
高明一笑:“你说的没错,现在别管在哪,没有办不成的事,别管在哪,也没有好办的事。”
万东说:“那你指条路,你说这事该怎办。”
高明马上接口:“现在要摆平这件事,只有一条路,但这条路你能不能走,那就得看你了。“
万东顿了顿,似乎猜到了下文,但还是问道:“什么路?”
高明也顿了顿后,平心静气地答道:“黑道。”
“这……”万东欲言又止。
“现在建筑行业里哪个遇到了麻缠事,不是通过黑道的人来解决的。”高明说。
高明的话万东相信,他现在已经无可奈何了,就问:“摆平这事大概得多少钱啊?”
“我说不来。”高明叫来袁四和万东商量。
“现在就看你们的了,你们想办法把这些闹事的老职工通通赶走。”
袁四问:“你出多少钱?”
万东说:“你开个价吧!”
袁四心想,看把你烧的,就装作有些不耐烦的样子,说:“闹事的老职工有八九十个,该收你八九十万,不过,大家都是朋友了,就少收点儿。”
“现在这房地产业难搞,尤其是这改制企业的地产开发更难搞……”
袁四一听,就知道他哭穷,便很干脆地说:“你给我们六十万我们就干。”
“能不能少点儿,四十万怎样……”
袁四从从容容地截住了万东的表白:“哎,你先别说那些没用的,好好想想,我们干的这是个什么事?我们这是冒着杀头坐牢的风险给你干,你出的血少了,即便我想干,我那些弟兄们他们干吗?”又说,“现在物价飞涨,六十万少一个钱就拉倒,你另找别人。”
万东一听着一口价没商量的余地,就咬咬牙说:“行。”
袁四说:“老规矩,今天先付三十万,我们晚上就行动。事成之后再兑现剩余的三十万。”
万东说:“好,我今天就通知财务将三十万块给你。”
夜幕降临,阴气森森,袁四带着他的三十多号人马,每人手里都抄着铁锨、镐头、大锤等一些劳动工具,头上还都戴着安全帽,像民工一样来到施工现场。他们除了有意发出叮叮当当铁器击打的响声,多一分和平与安宁。新华社李木子摄(韩晔)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8月6日都吹胡子瞪眼的,还你一句他一句嘴里不住口地喊:
“你们这些刁民吃饱了撑的?”
“你们这些老不死的,不在家里享清福,在这耍什么赖?”
“你们活的不耐烦了,来这寻死了?”
……
老职工们毕竟原来在一个单位上班还心齐。加上企业改制时分到名下的补偿金少得可怜,心里都装有一肚子气。不知谁提醒了一下,大家所以QFII额度有紧张的态势就散开,各自手里不是抄起了丢弃在场地上的铁锨、镐头,就是木棒砖头。面对袁四这伙人的 ,他们谁都没有草鸡,根本就没有把那些流氓混混放在眼里,怕什么?无产者本来就是无所畏惧的,况且对方又不是什么警察,即便动起手来,还怕他们那些大烟壳子不成?
真的动起手来。袁四一施眼色,两个虎背熊腰的流氓就以麻利的动作上去把站在最前面的一个老职工手里攥着的镐头给下了,还要反拧他的胳膊。老职工们手里都攥着家伙,都双眼发绿,一窝蜂般围上来,那两个流氓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更何况,三十多个流氓手里攥着家伙也围上来了,他俩就加倍疯狂,冲上前以更加猛烈的动作,虎虎地要对那人下狠手。
那人大喝一声:“滚开!”又把胳膊一甩,甩开了,两个流氓又上去要抓他的胳膊,老职工们攥着家伙都上去。两个流氓很没趣,灰溜溜地躲在一边。
那人轻蔑地看了袁四一眼,竟然油腔滑调地唱起了《国际歌》,就是有词句做了改动——
起来/起来/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我们一定要团结起来/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我们要讨回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这是最后的斗争/我们的愿望一定要实现!
袁四抹一把脸,脸色突变,说:“行啦,唱什么唱,快滚开!”
那人不理他,老职工们也跟着唱开了……
歌唱完了,又都哧溜哧溜地聚在一起形成一个人团,都金刚怒目,摆出了一副要和袁四这帮流氓混混拼命的我是中国石化集团下属大型油田河南油田的一个员工架势!
令人叹为观止!
识时务者为俊杰!
硬的一套不行来软的。
“各位叔叔大爷姨姨婶婶,你们有什么要求就给我袁四说。”
“不跟你说。”有人对袁四说。
袁四冷笑一声,问:“为什么?”
那人说:“你不是这里的老板。”
袁四气急败坏地说:‘你们瞎了狗眼吗?好好打听打听,我袁四也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儿。”
大家似乎没有听到袁四的咋咋呼呼。
袁四满脸尴尬,脸色突然又变过来了,嘻嘻哈哈地说:“行行行,你们让我叫爹,我就叫爹,你们让我叫爷爷,我就叫爷爷,这可行了吧?我的要求不高,你们让开,叫人家正常施工吧……”
人们还是不吱一声。
这时,乌云密布,雷声滚滚。
雷声过后,大雨倾盆。
袁四原形毕露,他的脸上绽开狰狞的面目,终于要爆发了,竭斯底里地喊道:“你们听着,我这个人的脾气你们不会不知道吧?我跟你们明说,今天你们走也得走,不走的话,就是扛,我们也得把你们扛走,你们信不信?“
人们充耳不闻。不知谁喊了一声向后转!
大家都慢慢地转动着,几十个屁股都高高地撅起来,每一个都是拱桥的形状,背对着袁四这伙人。
袁四举起手,手下的这帮流氓混混便抄起手中的家伙,对准了那几十个像落汤鸡一样的屁股。但他放了一个响屁后,手就在空中僵住了。僵了一会才慢慢落下。因为他意识到,面对这伙冥顽不化的、有点神秘兮兮的的下岗老职工叫嚣没有用,恼羞成怒也没用,把手里攥着的家伙举得比树还高,而要撵走他们已经不大可能了。他把手一挥,喊了一声:“撤!”人们都跟着他狼狈逃窜。
这时,从被袁四他们甩在身后的人群里,传来悠长的欢呼声。大家精神一振,自从那年下岗以来,他们从来都没有像今日这么爽朗过。
其实,现在的流氓混混中,亡命之徒的确少了,他们归根结底是为了钱,很多情况下,事主叫他们来是虚张声势地吓唬对方一下,可就是这么吓唬一下,对方往往就怕得只有屁流尿流的分儿了。事先跟事主说好的佣金就进了他们的腰包。今天却例外了,那伙流氓混混犹如洋鬼子看戏,傻了眼;厨子拍屁股,坏菜了。说到底是双方互相惧怕,才有这么和平的结局。若有一方大胆一点,不是他伤了你,便是你伤了他。
最不合算的是万东,三十万块钱打水漂,施工照旧还不能进行。
当时,副食公司这些下岗老职工心里涌起的那种成就感就不必多说了。作为下岗职工敢于跟财大气粗的房地产老板以及社会上威震一方的流浪混混抗争并且取得胜利的一个先例,这件事在A县引起的反响,不压于一次小级别的地震。
据说,此前A县许多人都认为,副食公司这些老职工们跟财大气粗的房地产老板掰腕子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赢了就怪啦,没想到,事情的结果令人们大吃一惊,不光是战胜了财大气粗的房地产老板,连感震一方的流氓混混都怕得屁滚尿流,狼狈逃窜。
一度副食公司职工们抗拒“私人出警队”的英勇事迹,被广为传颂……

共 91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件职工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与实力悬殊的权势作斗争,最后获胜的大快人心的事迹,阐述了邪不压正的正能量。然而,社会的动荡掺杂阴暗的一面,暗箱操作,勾结黑社会,官商勾结,权财挡道,推诿扯皮,不敢担当,政府不作为,成了社会发展的挡脚石,也成了人们怨恨社会不公的源头。社会是进步的,正义的人们需要团结,虽说“以卵击石”,但团结就是力量,那些见不得人的一面就会不堪一击,还社会光明,还人间真理、正道。一片传播正能量的佳作,给当下的社会一棒,有警示作用。精彩,赞!倾情推荐共赏!感谢赐稿,祝愉快!【编辑:苏永民】
1 楼 文友: 2014-07-27 14:50:48 感谢赐稿,夏日有你奉献佳作,倍感清爽,祝你写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4-07-27 14:5 :0 故事贴近生活,文笔老道,叙述稳重,具有警示作用!荷塘有你很精彩!
 楼 文友: 2014-07-27 14:54:25 期待你更多佳作,为自己展风采、为荷塘助威!祝生活快乐!
4 楼 文友: 2014-07-27 16:54:41 榆林小调不简单,《以卵击石》好文章。
此文主题突出,披露抨击了社会中的热点问题,在当今社会中官商勾结,商人与所谓的 黑道 (其实就是一伙踩着政策边线的人群)勾结,尤其是在改制的企业,问题更为突出,此小说中政府以低价暗箱操作将地皮低价出售,损害了广大群众的利益,从中牟利,因为腐败,不把职工的利益放在心上,开发商采取种种手段,对下岗老职工威逼利诱。作品弘扬了社会 邪不压正 的社会正能量的主题。
一点建议:故事的结果应该有所交代,与文章主题有因果关联,也是读者所关注的。
同时,作者笔法老练,行云流水,文辞精彩,推荐加精。 文化苦旅,苦乐兼容。人品如竹,如竹文风。
6 楼 文友: 2014-07-28 09: 6:44 此前A县许多人都认为,副食公司这些老职工们跟财大气粗的房地产老板掰腕子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赢了就怪啦,没想到,事情的结果令人们大吃一惊,不光是战胜了财大气粗的房地产老板,连感震一方的流氓混混都怕得屁滚尿流,狼狈逃窜。欣赏问好!偏瘫后手能恢复吗
小儿积食发热的症状
舒筋活血泡脚中药
如何治疗白带量多
德阳治疗白癫风医院
孩子不消化的症状

上一篇:我国首次明确产能过剩煤电发展进入去产能新搭配

下一篇:世界级Turbo力助瑞麒G5入主高端商务搭配

相关阅读